岳西的茶

安庆的同学兼文友小方来我家造访,流连在山野田园上,一遍遍地感叹着我们家乡大别山的奇秀山水,万紫千红。照片拍了一张又一张,诗稿也写了厚厚的一叠。临别前那个傍晚,问他什么印象最深,他毫不犹豫:“当然是茶。”其时正是春茶上市,小方也是应我邀请来看采茶,顺便置办茶叶的,他人很勤快,在我家帮着采茶、做茶,也到茶市上选购了一些茶。

“因为你为茶而来?”

“那却不是。你看啊,大别山千山万岭,草木连天,都是天然生成,只有茶叶才是山民开山劈野,一棵棵种下,除草施肥,精心培植而成。当然它们沐浴着深山云雾,浸染着花草的芬芳,吸收了大别山无边的灵气秀气,才这么惹人醉人。”他指了远山近水,“你看,又起雾了。”

“是啊,我们大别山,每岁每日,太阳落山不久,河沟里,山谷间,就会升起一缕缕,一团团如绒如线如乳汁般的东西,就象沙缝中,树叶间,水花或岩缝里有无数小蚕在张嘴吐丝,又象大地把它的企盼和思想一丝丝地沿着自己的毛孔释放出来,然后又把它们聚集在一起,向天空漫延,再与天空勾联起来。我们的茶叶里饱含着大地的企盼与思想啊。”我也感叹起来,激情飞扬。

“还有,走遍岳西山山水水,哪里没有茶园?山坡上,河谷里,一片片,一陇陇的,像条条青龙,屈曲盘旋,直接云天。就是房前屋后,菜园田垄,也别出心裁地种上了茶,岳西是茶的世界呀。”在我们看来很平常的茶园,他觉得十分新奇。其实,我欣赏的是茶叶给我们带来的人气,每年新茶上市时节,到处都是本地或外地来的采茶人,数不清的茶贩在村头小巷收茶,特别是五河,菖蒲,来榜,店前,古坊等茶市,下午是买卖茶草的,子夜到上午买卖干茶,那是人流涌动,人声鼎沸,场面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不久,我去安庆回访,自然又带了几斤岳西翠兰,因为听说他的茶早已被朋友分了。市场上虽然能买,但精品难得。

小方的朋友应邀来陪。一时间,十来个新朋旧友欢聚一堂,聊不多久,话题就到了茶叶上,我对小方呶呶嘴,小方洗了十来个陶瓷杯,我变戏法似地将一撮撮茶叶,放进一个个杯子里,小储慢慢冲上开水,室内顿时一股宜人的茶香,大家立刻兴奋起来,站起来看他冲茶,过了一会儿,室内香气更加滋润,仿佛是春林中,云雾里,飘飘袅袅。众人赞不绝口,小方点着头,慢慢品了一口,故意咂咂嘴,竖着大拇指,“岳西翠兰,名不虚传,爽口绵润,清香扑鼻,冲上一杯茶,室内顿时似是高山春林,鸟语花香,给人一种深幽听雾的感觉呀。”众人点头称是,品起茶来。

那天小方在饭店为我接风,大家又喝茶又喝酒,很快都醉了。第二天,朋友们纷纷要请客,我因为忙,一一谢绝了。想不到,他们不断和我联系,有的是问候,有的是谈诗说文,还有两个让我帮着买茶叶,不光他们要,还找到了不小的销路,我哪有时间做生意?就让一个亲戚去了,亲戚回来大赞我的朋友仗义,热情接待,还让他赚了不少钱,让我不要忘了他们,多来往,珍惜这个他声称的“茶叶缘”,大约要保住这条财路。暑假时,小方邀我去安庆,亲戚极力劝我去,还弄了不少山蘑菇,金针,河鱼,让我带去。

“这次总没有理由就回去吧,放假了,多玩几天。”小储拉着我的手不放。小方告诉我,大家知道我怕他们花钱,这次都在家中吃饭,这样聚起来也显得亲切。我只好答应了。可是,接下来,一家一家地吃着,却让我不好意思了。男人陪着打牌,聊天,他们的妻子却忙得汗流浃背。在小储家,他的妻子小章做完菜,一碟碟的往上端,末了还上来陪酒。我要推辞,小方介绍,小章很出名,一是聪明美丽能干,二是平时喜欢看书,也能写。文人爱酒,我到她家怎能不陪?

“小章,我冒昧拜访,给你添麻烦了,看你忙前忙后,挥汗如雨,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啊,”

“王大哥莫客气,你不是给了我们岳西翠兰吗?岳西山峦重叠,林木葱郁,云海飘浮,茶叶吸收了大自然飘逸的灵韵,确非凡品哪。”

“那是。小章,你没有说错。”我有些自得,“传说大别山三棵半仙茶,我们岳

西就占两棵半呢,它们的种子长出的怎是凡品呢?”

“是吗?真有仙茶?有多神奇?”大家忙追问。

“一棵长在明山寨,传说连续喝一年,长生不老;另一棵生在女儿街,喝一杯此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看中的俊男美女,立即对你生情;青天畈的石山顶,向阳的半棵茶,女人喝了,六十岁还能生孩子,要男是男,要女是女。”我信口开河。众人大笑不已,纷纷表示要抽时间到岳西寻找仙茶。

小章慢慢平静下来,道:“说真的,我喜欢书,不是有说法嘛,‘如读生平未见书’,在明净的窗下,泡一杯翠兰,读着平生未见过的奇书、好书,倦了再给茶杯续上水,轻轻呷一口,犹如在林间赏繁花似锦,百鸟传歌,犹如在溪畔看蓝天丽日,云卷云舒,平凡的日子立刻充满了诗情画意。人生如此,复有何求?在我看来,岳西的茶就是那奇书好书。”

说得多好啊,我不觉鼓起掌来,“谢谢你,小章,岳西的茶因你灵秀而飘香啊。”

小章“格格”笑起来,“哪里,应该说我因为岳西茶叶的飘香而灵秀吧。”

我突然对家乡岳西,对岳西的茶叶,有了一种深深的,神圣的爱的情感,像儿女爱母亲那样真挚,圣洁,也像初恋一样甜蜜,充满激情。

选自:《印象岳西翠兰》 作者: 王诗华

茶忆

品茶

不晓茶道,更不谙风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上了喝茶。静静的夜,昏黄的灯,捧一本好书,沏上一杯绿茶,边品边看,再放上一段悠悠的音乐,很是惬意;三五朋友相聚时,摆上茶具,泡上一壶翠兰,团团围坐在一起,水开的咕咕声,泡茶的滋滋声,喝茶的曝曝声,一种沸腾的聊天;雨夜,与一知己,在湖边的茶室里品茗,空中的水,湖中的水,窗上的水,杯中的水,更有那湖上的氤氲,杯中的轻袅,空明轻灵,不知不觉中人也醉了。

喝茶本是一件很随意的事情,但要喝出名堂、喝出品味、喝出文化来就已然上了档次,赋予喝茶一个新的内涵,这种出神人化的喝荼境界,自然有了品茗之说。然而,我并不精于茶道,对茶文化也没有深究。只是喜好看着那根根尖叶在清绿色的汤水中轻舞时的感觉,色泽浸润,芽锋显露,汤色明亮。视之让人心旷神怡,饮之则清香袅袅,品之让人回味无穷,足矣。

我的家乡岳西是有名的”翠兰”的原产地。我曾写过这样一首诗:雀舌茅峰众口夸,而今崛起翠兰茶。行商坐贾如云集,引人清香万万家。诗中展现的是家乡茶产业的发展。

追溯对茶最早的记忆还是在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每天一大早,总能听到奶奶拧茶叶桶的声音。随之而来的便是茶匙深人茶捅挖到茶叶并与之摩擦产生的”窸窸窣窣”声,接着是茶叶人壶,开水洗茶、沏茶,终于一股淡淡的清香从壶中升腾起来,漂入鼻孔,沁人心脾,此时我总会饱饱地吸上一大口。渐渐地,我也喜欢上了茶,喜欢她的甘醇,喜欢看茶叶在壶中翻滚的形态,喜欢品着茶听奶奶讲述家乡的故事。茶,童年美好的回忆!

走上工作岗位,每学期的公开课必不可少,挥之不去的仍是对茶的那份痴情。记得在学校组织的整合课中,我上了一节以”茶”为主题的语文拓展课。作为炎黄子孙,作为传道、授业的教师,深感自己有责任、有义务让学生去感受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上课时,我先以”茶”字引人,让学生知道,茶在古代也称”茗”、”茶茗”、”葭萌”,板书茶的古体字,通过此环节,学生深深感到茶的历史悠久。接着,我引出了”茶的好处”这一部分知识,学生通过大声朗读,明白喝茶的好处原来如此之多,我随机问道:”你准备向你的家人介绍哪一条好处呢?”学生有的说:”我想让妈妈多喝翠兰茶,这样再也不用为减肥苦恼了。”有的说:”我要告诉爷爷多喝绿茶,茶可以降血脂。”如此,一个个孝顺的孩子活现在我们面前。此环节既让学生了解了知识,又增进了他们与长辈的情感,真可谓一举两得。

我还从农技站请来了茶艺师,让学生亲自感受精彩的茶艺表演并品茶。当我看到孩子们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听着他们在茶艺师的指导下”啧啧”的品茶声,我由衷地感到欣慰。我为孩子们创造了一个他们难以忘记的感受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的环境。我把自己比作是一座桥一为学生解惑的桥,我要毕生做好为人师这一职业。

好的茶,好的心情,好的品境。茶,把我们带人曼妙的境界!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桌边就再也少不了一杯绿茶了,特别是在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泡上一杯绿茶就象点亮一盏心灯,看着那鲜嫩的绿叶在杯中不停翻滚时,多少往事在其中沉淀浮起,再沉淀再浮起,直至最后展开……

选自《印象·岳西翠兰》 作者:汪一千

霍山黄芽,不是绿茶,请莫遗忘她!

在大别山深处,主峰脚下,森林密布,常年云雾缭绕,雨水多,湿度大,是天然的氧吧,我家就住在那里,树林旁边茶园里,打小喝着茶长大,深爱自己家的霍山黄芽!

霍山黄芽

霍山黄芽

霍山黄芽

霍山黄芽

自唐代的陆羽,李肇再到明代的王象晋都在自己的著作中有记载,清代我们霍山黄芽为贡茶,历年岁贡三百斤,可见霍山黄芽盛名数百年之久!

霍山黄芽

史料记载

霍山黄芽源于唐朝之前。唐中李肇《唐国史补》把寿州霍山黄芽列为十四品目贡品名茶之一。霍山黄芽唐时为饼茶,唐杨晔《膳夫经手金录》载:“有寿州霍山小团,此可能仿造小片龙芽作为贡品,其数甚微,古称霍山黄芽乃取一旗一枪,古人描述其状如甲片,叶软如蝉翼是未经压制之散茶也。”

《史记》称:寿春之山有黄芽焉,可煮而饮,久服得仙。六霍旧寿春故也。一曰仙芽,又称寿州霍山黄芽。六安州小岘春,皆茶之极品,明朝始入贡。自弘治七年分设霍山县,州县县贡。县户采办者例应汇州总进。

六安州岁贡芽茶二百袋,每袋重一斤十二两。自明弘治七年分设霍山县后,随定额分办,州办茶二十五袋,县办茶一百七十五袋……

国朝因之,至康熙二十三年奉文增办一百袋,州承办三十七袋,计六十四斤十二两,县承办二百六十三袋,计四百六十斤四两。每年州备价发县代买一色芽茶……

今天下产茶处不下数百,致贡者仅十余处,而明朝上供专用六安,其余悉以市焉。每岁上供,霍多至三百六十封,又有副封以补其乏。州额不及什二,是霍倍其力,而六享其成。——清顺治十七年《霍山县志·贡茶》
霍山黄芽

然而经过历代演变,以致竟然失传,霍山黄芽仅仅闻其名,未见其茶。。。。。。

霍山黄芽

一度失传的霍山黄芽,在近代崛起,让我痛心的是,由于绿茶当道,很多人用绿茶的色泽汤色来评判我们黄芽,无视她是黄茶的事实,导致很多霍山黄芽生产商,制作人按照绿茶的做法来做黄芽,其中最重要的一道闷黄工序也直接省略忽视了,而这正是我们霍山黄芽区别绿茶之处,是其它茶无法复制的一道重要工序!做为轻发酵茶,她有绿茶的香味和形状,也有着发酵茶的功效,养胃,促消化,消脂瘦身

霍山黄芽

我不愿意看见我们霍山黄芽有一天没落成霍山绿芽,生长在茶园的我,对每一棵茶树,每一片茶叶都有着深深的感情,我愿为霍山黄芽的崛起出微薄之力,今年在网络上预售霍山黄芽成功,茶春季便回家做茶,传承古法工艺,干堆闷黄,必不可少,栗炭复火两到三次,绝不马虎!

霍山黄芽

山高路陡,不利人工施肥,茶形不佳,肥瘦不匀,但是白毫众多,天然有机,技术不敢说最好,但非常用心,干茶黄亮,汤色可人,在追求商业利益的今天,太认真,也许会碰壁,太坚持,路也许不好走,不过我不愿放弃,也希望能听到大家给我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霍山黄芽

黄山毛峰和祁门毛峰的不同

黄山毛峰的口感:等级越高的毛峰,由于鲜叶嫩,所以口感相对而言就比较清淡,一般高端的黄山毛峰外形色泽上面都很好看,回甘很好,但是不耐泡!他们有的都是烘干炒青。

而祁门产的毛峰它的工艺是:碳火烘赔,茶分为二三次慢慢的烘干,所以他的条行很直,茶叶亮度非常的好!采工和外行都非常的美观,耐泡要久点,口感和香气都比较重。高山茶,一年到6月下旬就不采摘了,营养价值远远比别的产区的毛峰口感都要好些。

高山茶

高山茶

高山茶

高山茶

高山茶

高山茶

http://tieba.baidu.com/p/3335233138

内山瓜片与外山瓜片的区别

内山茶通常指山高林密、生态优良、一般交通不便的茶区所生产的瓜片。外山茶则指在内山外围及与之毗邻的平原地区所生产的瓜片。内山由于其生态保护好、人口少、交通不便等原因使得当地一般茶叶生产仅以本地土生土长茶树为茶叶生产基础。

六安瓜片

六安瓜片

云雾笼罩下的独山茶区

六安瓜片

六安瓜片

独山小叶种

外山则更多地引进所谓的“改良”茶树种进行种植,结果产量、瓜片外形是提升了,但瓜片本身品质多不能与本地土生土长茶树品种相抗衡(比方说齐山中叶种、独山小叶种)。

六安瓜片

六安瓜片

齐山中叶种

侃茶

侃茶

(一)

众所周知,茶叶是由茶树上采摘下来的嫩芽加工而成,是人们最喜爱的饮料之一。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就位列其中,是每天的必修课。退居二线者常常嗟叹人走茶凉;不善饮酒者往往喜欢以茶代酒;批评不会迎宾者是人来扫地,客走烧茶;讽刺官僚主义作风是“一杯茶,一根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等等不一而足,这些口语都离不开一个“茶”字。由此可见,茶与我们的生活是多么的息息相关。

茶叶不仅具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和良好的药效,同时还是我国广义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和传统的出口商品。尤其是在我们岳西这个产茶大县,茶叶更是支柱产业,在农民收入中几乎占半壁江山,举足轻重。值得欣慰的是近几年来在各级政府的重视下,我县的茶叶是异军突起,发展迅猛,势头强劲。低产茶园得到了彻底改造,并初见成效。茶园基地纷纷建立,形成一定规模。随着茶园面积的扩大和制茶技术的创新,茶叶的产量和质量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传统手工制茶正向机械操作靠拢。大搞新产品开发,品牌增多,形成系列,如有岳西翠兰、翠春、翠尖、翠芽等,含金量增加,经济效益翻番。

酒要慢慢品,茶要细细饮。饮茶不仅是一门知识,其中还大有学问。有歌为证:姜茶能治痢,糖茶能和胃,菊茶能明目,烫茶伤五内。饭后茶消食,酒后茶解醉,午茶长精神,晚茶难入睡。空腹饮茶心里慌,隔夜剩茶伤脾胃。过量饮茶人黄瘦,淡茶温饮保年岁。另外,还有“春饮花茶,夏饮绿茶,秋饮青茶,冬饮红茶”的说法。

宁可终生不饮酒,不可三餐无茶饮。话已至此,无需赞叙,就此搁笔。

(二)

昨已《侃茶》,今又侃茶,年年侃茶,岁岁侃茶。对于茶,我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我采茶没精神,但制茶有精神,侃茶来精神,《品茶》更是长精神。一提起茶,我就想到了茶树,茶农和《茶缘》。’

茶树不能算“树中伟丈夫”,但它堪称佼佼者,“南方之嘉木”,其生命力之旺盛独步天下,树上的叶芽取之不尽,摘了一茬又一茬,连割而复生的韭菜都自叹弗如。矮墩墩的茶树能支撑起一块碧玉般的蓝天,并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和经济收人融为一体。茶树经过修枝整形后,其形体美、结构美和自然美让人大开眼界,无不称妙。《一匹茶叶》,一滴露珠,就是一个闪光的亮点。一株茶树,一盆盆景,就是一幅精彩的图画;而一株株井然有序排列的茶树组合茶园,好像整装待发的士兵列起了方阵。加上穿红着绿的《采茶女》点缀其间,更是一道夺目的风景,一组难觅的镜头,一串动人的音符,充满诗情画意,不愧为旅游观光的好去处。

《茶缘》《茶为媒》,《茶乡新事》多,《采茶女爱上种茶郎》;以茶招商,《金字招牌引客来》;诗中有茶,茶中有诗,据《乡村茶事》记载:《茶叶诗人刘友林》主动请缨宣扬茶文化,率先举办“林兰杯”茶之韵征文,四面八方的应征者如过江之鲫踊跃参与,不仅赛出了水平,而且赛出了友谊,赛出了知名度,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说来说去,归根到底是广大的茶农。是他们积极《引进和发展茶文化》,使《岳西做大做强茶文章》;是他们,你追我赶,不甘落后,你《茅山力促茶产业健康发展》速度快,我《包家着力推进茶叶产业化》标语高;是他们,大声疾呼茶市《岂能让鱼目混珠》?长期坚持《齐抓共管保品牌》;是他们,积极创《新名茶“岳西绿月”注册》,大胆探索使《田头现“乌龙”》;是他们,痛下决心让《施化肥的茶,靠边!》,认真铸造《诚信招来客户》;是他们,畅所欲言《做好茶文章之我见》,并采取措施《誓让青山茶飘香》;是他们,共同《唱响“茶歌”奔小康》,迎来了又一个《茶业的春天》以及《绿色的雪》……

萦绕心头的《“林兰”情节》让我形成此文,侃累了,《不如吃茶去》。家乡的茶啊,我“饮”以为豪!

注:带《》的是见诸报刊的文章名。编者注。

选自《印象·岳西翠兰》 作者:黄吉华

狂饮涤昏寐

身为半个文人,却天生不善且不喜喝酒。每逢饭局,人常苦口婆心殷勤相劝:大诗人李白斗酒诗百篇,照理你也当如何如何……推托之余,实在汗颜得以至要打个地洞钻下去,自叹文章不似古人,就连酒量也落人三千丈,可见此生顶没什么出息。可咱酒量虽不如人,然而喝茶功夫却颇得祖上真传——我祖父每日冲茶得用整整三大瓶子滚开水,夜里还得咕嘟浓茶三老海碗。我父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那只茶釉差不多积有半寸厚薄的瓷杯子,里面几乎从来就没空过,也好象从来没冷过。或许是受他们遗传基因的影响,我喝起茶来也是个海量好手。

家乡岳西盛产名茶,近几年“岳西翠兰”系列名茶,更有名声鹊起,赶超“龙井”、“铁观音”之势。我老家就有茶树20余株,数目虽还不像人家那样成气候,做工也很不地道,却能管家里的几个茶客日常享用。所以在外人偶得一二斤便如获至宝深藏冰箱,只在贵客驾临时才肯奉上一盅的好茶,在我们这里却是时时有得喝的。不论来客是雅是俗,是贵是凡,是久坐还是稍留,香茗一杯,立马送上前。其慷慨若此,很是让外人艳羡。而家乡名茶色之清碧,形之飘逸,味之芬芳,香之幽远,更是超市里那数元一听的高档饮料所无法比拟的。我这个嗜茶如命的人,每念及此,常为生活在深山里感到庆幸。

“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此物清高世莫知,世人饮酒多自欺……”每每读及唐朝诗僧皎然的这首《饮茶歌诮崔石使君》,常暗引为千古蓝颜知己,口慨叹之,心向往之——诗僧饮茶,可谓人境;诗僧论茶,可谓得道;诗僧知茶,不逊陆羽!遥想皎然兄一身素衲,禅坐远山中,古寺前,老松下,左执诗书经卷,右把紫砂佳茗,边品边赋,尽着名士风流,真真是羡煞人也!于是东施效颦,冲茶一碗,端坐书房,学着皎然兄的样子,慢饮慢品,事先准备纸笔,以期妙词华意。然而我这人骨子里尘心太重,又兼习惯成自然,但听一片唏哩哗啦咕咕咚咚,转瞬之间,一碗滚烫热茶就倒进了肚里,哪里还有什么名士风度?哪里还有什么诗词歌赋?哪里能“一饮涤昏寐”?整个一粗俗莽夫纯粹解渴之牛饮耳!

名士风度学不来,幸而咱贵有自知之明:其一,知自己身染污浊至深,以至有病入膏肓之势;其二,知“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之理,并自觉施行之。既然一饮不能涤昏寐,我就来二饮,三饮,十饮……我的“茶量”由是大长,除了酣梦中,其他时候基本上是茶不离口的。我老婆常埋怨家里的为数众多的开水瓶子常常空空荡荡,我家那只颇大的茶叶筒子不长时间就得重装弹药,我办公桌上那只分不清黑白的茶杯整日香茶氤氲即是明证。某天晚上,我对着钟表验证了一次,从晚餐过后,到午夜12点,我换茶叶4次,每次喝三遭,整整喝了12大满杯!之后,倒头便睡,无梦到天亮,并无他人醉茶或因饮茶过量而不有人眠之虞。我的喝茶功夫大略如此。

诗僧皎然是“一饮涤昏寐”,我无此道行,只好“狂饮涤昏寐”。至于是不是真的能荡涤胸襟,洗昏寐而达澄明之境?天知,地知,我知,茶君亦知。

选自《印象·岳西翠兰》 作者:储劲松

茶的精神

在多彩的生活中,钟情于茶的人可说是难以数计。这不仅由于茶可解渴、提神,更重要的是茶有灵性,茶有耐人品味与崇高的精神。我以为,茶的精神至少有三,即“和”、“爽”、“奉献”。

“和”是一种处世理念,一种生活意境。世间多一份和顺,就少一份争斗。浮燥之心,人皆有之。但平燥养和,唯有饮茶最容易达到:选一个清静去处,抓一撮上好的绿茶,如岳西翠兰,置于白瓷盏中,提一壶初沸山泉,不急不缓,徐徐沏来;再看那茶叶,先在杯中翻飞如绿云涌动,然后渐渐舒开如兰似茵;汤面初时形成的那层薄雾,渐渐聚拢、升腾,带着清香,挟着花气,袅袅而上,以至将周围空气香透、润透;再品呼一口浅绿,醇和甘甜,直沁肺腑。这时谁都会心平如镜,荣辱皆忘,生活中所有的不快都会被这浓浓的茶意所冲淡,所散遣。

“爽”即愉悦、爽快。当年,楚襄王与才子宋玉游兰台宫,一阵凉风吹来,襄王“披襟当之”,说“快哉此风!”这时楚襄王的感觉,大约只能用一个“爽”字可以表达。风可送爽,茶更可送爽。茶圣陆羽的好友、唐代诗人卢仝,在茶诗中说喝了七碗茶,简直就要成仙去了:“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喝到第七碗,“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真是“爽”到了极点,也写到了极至。

茶叶似乎天生就是为他人而生,而长,永远置自身于度外。在最该享受生命之乐的大好春天,她把经整整一个秋冬孕育,最终才冲出鳞片封锁的嫩芽、嫩叶无私献出,并毅然“蹈火赴汤”:杀青、烘焙、开水冲泡。有人将茶叶制了个谜:“生在荒山野岭中,死在阳间被火熏,三番五次遭汤煮,万般苦难了此生”。说得苍凉凄婉,可怜至极。事实上,奉献,是茶的内在品质,是茶的毕生追求。在任何时候,茶都不会有悲怜之慨,哀怨之思。要不,千万年来,何以不惧风刀雪剑、酷暑严寒,一直傲然于天地之间,怡然于山梁之上呢?!

元代虞伯生在咏龙井茶时称:“烹煎黄金芽,不取谷雨后。同来二三子,三咽不忍漱”。为何“不忍漱”?诗人没有说,我想,他们肯定是被茶的精神感动了。

选自《印象·岳西翠兰》作者:钱子华

茶情

春光明媚的日子,我拾级登上新茶吐翠的茶山。

这茶山位于村子南面。五年前,家乡人民在县、镇支持下在这片荒山上开辟出千亩茶地。现在,这片荒山已变成碧绿迷人的茶园,茶树整齐地呈阶梯状分布在山上,过了清明,茶叶便开始漫山地嫩绿起来。这时,我站在茶园之中,看到一棵棵茶树密密匝匝地缀满了新芽,便觉有一种熟悉而久别的香味扑面而来。此时,家乡的农家女正在采茶,她们苗条的身影在茶叶丛中穿梭,灵巧的手指在那些嫩嫩的茶芽上跳动,银铃般谈笑声不时飘荡在茶园上空……。看到这动人的一幕,我不禁心旷神怡,回想起过去的事情……

小时候,到了采茶时节,我和小伙伴们就拿着小竹篮上山摘茶,由于茶树少,半天只摘到几两鲜茶,然后提着小竹篮步行十多里路到茶厂里去卖,一趟能换到三两元。卖完茶后,我们心里很高兴,又用卖茶叶的钱买些笔墨纸张之类学习用品。

长大以后,家乡的茶叶渐渐地多起来,村里人采下的鲜茶除一部分卖给茶市外,还自制一些茶叶留在家中招待客人或自己喝。我也喜爱上了喝茶,并多少体验了喝茶的情趣。最喜欢在春雨绵绵的时候,独自临窗而坐,用紫砂壶泡上一壶家乡的茶,一边读着自己喜爱的书,一边静静地观赏着细雨中的桃花、树林、远山……。在浓醇的茶的清香里,体验着一种惬意与超然。

当我从深思中回味起来,发觉自己还站在茶山顶端。眺望四周,发现家乡的茶园星星点点密布了大大小小的山头。这些茶园饱含着家乡人民的勤劳与厚爱。一方面它给家乡人民带来可观的收入,另一方面它使家乡的荒山变得绿起来。家乡人民在发展茶园的同时,也在精心提高制茶技术,他们制作的”岳西翠兰”名茶声名远播,畅销大中城市,得到许多人的喜爱。而作为家乡一分子的我来说,如今对家乡的茶更是情有独钟,我喜欢经常独步茶园,徜徉茶市,品尝茶香……这一些已成为我生活的重要部分。

选自《印象·岳西翠兰》 作者:柳瑞林

岳西翠兰2016新茶